<button id="i4rrk"></button>
    1. <em id="i4rrk"></em>
      <rp id="i4rrk"><object id="i4rrk"><blockquote id="i4rrk"></blockquote></object></rp>
    2. <rp id="i4rrk"><object id="i4rrk"><input id="i4rrk"></input></object></rp>
      投中網
      搜索
      公眾號矩陣
      • 超越J曲線

      • 燃點新消費

      • 氫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識

      • PropTech研習社

      • 東四十條資本

      • 投中網

      登錄 | 注冊
      投中網  >  資本市場  >  正文

      基金三次延期,LP都麻了

      投中網   |   陶輝東
      2023-01-20 10:50:26

      有引導基金一延就是15年。

      當發現“3+2”的基金變成了“3+2+1+1+2”,你就知道當下創投退出到底有多難了。

      最近,很多VC/PE都在忙一件事,那就是延長在管基金的存續期。有的基金多次延期之后,存續期已經幾乎翻倍。還有的“5+2”的基金一舉延三年,成為10年期的基金。

      傳統上人民幣基金期限普遍較短,“5+2”算是標準,“3+2”也不少見,與美元基金普遍10年或更長的期限形成了鮮明對比。但不管主動還是被動,這種狀況似乎有些難以為繼了。

      三次延期,5年的基金活活延成了9年

      2021年入職了某“三線VC”做IR的吳彧最近很有傾訴欲,因為他過去差不多整整一年都被基金展期的事弄得焦頭爛額。

      事情是這樣的,吳彧所在的機構一只基金2022年7月就到期,但問題是,基金投的七八個項目還一個IPO都沒有,只有三四家有新的融資,退出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于是,延長基金期限是唯一的選擇。

      更令人頭疼的是,這原本是一只“3+2”的標準Pre-IPO基金。而因為投資、退出進度均不如預期,歷史上已經做過兩次延期。如果再延一次,那就變成9年期了,LP們的情緒可想而知。有LP問延了就能退出嗎?吳彧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因為雖然好幾個項目都在說上市,但已經報材料在審的還只有一個,再延兩年也未必夠。

      再加上基金的LP結構也相當復雜,上市公司、國資、房地產老板、高凈值個人全都有,穿透后的LP數量有100多個。這么龐大的LP,讓溝通成本直線上升。有一家國資LP堅決不同意延,最后是由老板和另一個LP把份額接了下來。

      折騰來折騰去,一直折騰到2023年,基金最終才走完了所有程序,成功的延了“1+1”,也就是先延一年,再加一年的延長期。

      從5年延到9年的案例雖不多見,不過投中網問詢了其他一些IR,不少人都表示2022年的確有很多基金都在延期。一位資深IR表示,按比較普遍的“5+2”模式,2015年前后的高峰期成立的那一批基金在2022年集中到期,退出壓力相當大,延期多也是正常的。

      另一位IR也講到,他所在的機構去年也剛延期了一只基金。該基金2015年成立,期限是“5+2”,原本也在2022年到期。在2022年底經全體合伙人同意,基金的期限被一次性延長了三年,這樣基金的實際期限就長達十年之久。不過他表示溝通的過程還算順暢,一方面可能是因為基金的DPI已經做到了接近1,LP還是比較滿意的;另一方面基金的LP主要是產業資本和機構投資人,它們看待延期會比較理性。

      投中網搜索了A股上市公司的相關公告,數據也支持2022年存在一股“延期潮”的說法。在2022年,A股有多大30余家上市公司發布了延長參投股權投資基金期限的相關公告,而在過去幾年的數量都只有個位數。上市公司是重要的LP群體之一,它們的情況可以看做全行業現狀的一個縮影。

      “3+2”、“5+2”早已難以為繼

      一批“3+2”、“5+2”的基金被動延成了9年、10年,這是否表明創投生態在發生一些新的變化?

      眾所周知,期限問題算是困擾人民幣基金的一個老問題了,長期以來人民幣基金都被詬病期限過短。與美元基金普遍10年、11年的期限相比,人民幣PE基金(以Pre-IPO為主策略的基金)期限普遍是“3+2”甚至更短,VC基金的標準期限則是“5+2”,10年期的基金鳳毛麟角。

      期限過短無疑大大束縛了人民幣基金在投資上的選擇。長時間以來,即便是人民幣VC基金,在投資中也或多或少的帶著Pre-IPO思維。就像創世伙伴資本創始主管合伙人周煒最近在投中網的《拾日談》訪談中談到的:“大多數人民幣基金不是純粹的VC打法,更像PE打法?!本瓦@個問題,曾經也有某人民幣基金的合伙人向投中網抱怨:人民幣基金投的硬科技項目爆發速度比互聯網公司慢得多,但基金的期限反而比美元基金更短。

      在越來越強調“投早投小”的當下,這種矛盾就更加突出了。北極光創投合伙人黃河曾提到,在沒有科創板前,制造業類的企業從成立到上市的時間最短都是10年,再加上上市后的鎖定期退出的時間,已經超出很多基金的存續期??苿摪逋瞥鲋?,最快有5-6年上市的案例,但大部分仍然是在8-10年的范圍。

      這是一道簡單的算術題——按原來的期限設計,人民幣基金幾乎無法投資早期硬科技項目。在人民幣基金紛紛強調往中早期走的背景下,“3+2”、“5+2”已經明顯的不能適應新的形勢了。

      實際上,即便是在過去的市場環境下,“3+2”或者“5+2”也從來沒有能夠得到嚴格的執行,很多GP在募資的時候都是抱著“到時候再看”的心態。如果項目就是退不出來,規定存續期不過是一紙空文。LP除了接受延期,其實也沒有別的選擇。

      深圳一家老牌VC合伙人曾向投中網表示:“你去問問看,有哪家機構真的能把基金給按期清算掉的?”實際情況是,行業內有大批的基金拖著不能清算,越老的GP手中積攢的基金越多。在基金業績良好、已經向LP分配了成本乃至不錯的回報的情況下,基金能不能完成清算并不是一件要緊的事。但這種“湊活”的狀態顯然不能稱之為健康,清算難也是容易滋生GP與LP矛盾的溫床之一。

      有引導基金一延就是15年

      從正反兩方面來看,人民幣基金走出“3+2”、“5+2”,向10年乃至更長的期限轉型似乎是勢在必行。對此,GP們無疑是舉雙手贊成,有不少投資大佬也一直在公開發言呼喚“長錢”。問題的關鍵是LP的態度。當下LP們已經紛紛在抱怨GP給出的DPI太低了,這時候還能談延長基金期限嗎?這其中,當下中國創投市場的主力LP——政府引導基金的態度無疑是大家尤其關注的。

      在投中網舉辦的一次閉門會上,曾有GP合伙人建議政府引導基金提高對投資周期的接受度,借鑒一些國外政府投資平臺的做法,它們的期限比市場資金還要長很多。另一位GP合伙人則當場澆了一盆冷水,表示現在的期限已經是政府引導基金能做到的極限了,再長的話機制不能支持。兩位GP合伙人探討的熱火朝天的時候,對面政府引導基金老總們只是笑笑,一言不發。

      從實際情況來看,政府引導基金往往都希望子基金能快點出成績,盡快把DPI做到1。有投資人談到,引導基金LP對基金延期非??咕?,即便投資組合質量很高、項目即將IPO也不愿意。引導基金的這種特點,與其資金屬性是直接相關的。

      但這并不就意味著政府引導基金就不能成為“長錢”。在2022年,已經有一些政府引導基金在探索延長投資周期。

      2022年7月20日,中山市人民政府辦公室印發文件,將原中山市科技創新創業投資引導基金更名為中山市高質量發展母基金,并延長存續期至更名之日起15年,也就是直到2037年,并且到期后根據實際情況還可以延期。2022年9月30日,廣百股份公告顯示,廣州國資國企創新基金存續期被延長6年至2028年8月11日,并且在工商登記層面上變更合伙期限為長期。廣州國資國企創新基金由越秀產投管理,延長前的存續期僅為“6+1”。

      當然,政府引導基金要真正成為中國一級市場可持續的“長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一位政府引導基金人士表示,目前市場上的政府引導基金基本還都是“第一代”。所謂“第一代”,意思是它們是財政直接出資。而等到有政府引導基金收回了子基金的投資回報,形成不依賴財政直接出資的滾動投資,才有可能進入可持續模式,成為“長錢”。(文/陶輝東 來源/投中網)

      (文中吳彧為化名)

      網站編輯: 劉李浩
      本文為投中網原創文章,轉載或內容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聯系我們 歡迎投稿
      • 投中網
      • CVS投中數據
      1. 創新經濟的
        智識、洞見和未來

      2. 投資人都在用的
        數據專家

      返回頂部
      爆乳操逼大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