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i4rrk"></button>
    1. <em id="i4rrk"></em>
      <rp id="i4rrk"><object id="i4rrk"><blockquote id="i4rrk"></blockquote></object></rp>
    2. <rp id="i4rrk"><object id="i4rrk"><input id="i4rrk"></input></object></rp>
      投中網
      搜索
      公眾號矩陣
      • 超越J曲線

      • 燃點新消費

      • 氫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識

      • PropTech研習社

      • 東四十條資本

      • 投中網

      登錄 | 注冊
      投中網  >  商業深度  >  正文

      失意三年,酒吧從業者等春天

      驚蟄研究所   |   白露
      2022-12-02 17:34:48

      這里曾經是城市繁榮的標志,而如今它渴望在寒冬里找尋新的生機。

      近幾年,實體經濟遭受了史無前例的經營困境。特別是疫情反復導致的不確定風險,至今仍然是懸在線下實體行業從業者頭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這其中,以酒吧、KTV為代表的“夜間經濟”,更是受到嚴重影響。

      面對驟減的線下流量、說停就停的潛在風險,有的酒吧老板一邊勉力支撐,一邊積極觀察行業走向,試圖找到一條屬于行業未來的轉型之路;曾經“一呼百應”的酒吧銷售,則在顛沛流離之間,猶豫要不要制定一份新的職業規劃;而昔日的酒吧???,竟然因為酒吧歇業被迫“戒酒”。

      這里曾經是城市繁榮的標志,而如今它渴望在寒冬里找尋新的生機。

      開了6年酒吧,一半時間在努力活著

      2016年,85后木子在武漢光谷步行街開了一間200平米的酒吧。雖然是初次嘗試經營酒吧,但是由于選址在當時最受年輕人歡迎的核心商圈,僅僅是依靠大學生客群,就能讓木子的酒吧達到百萬級的年營收規模。

      2019年初,木子經過三年的積累將營業面積從200平米擴大到1000平米,并且在同一片區域開出第二家門店。面對一帆風順的生意,木子還萌生了走出武漢,到省內其他城市開設門店的發展規劃,但這些期待都在2020年春天成為泡影。

      木子告訴驚蟄研究所,作為第一波疫情的中心,當時武漢的酒吧、KTV等實體娛樂行業受到了非常大的沖擊,最艱難的時候,他關店歇業了6個月,經營收入遭遇腰斬。而且由于前期在酒吧的裝修上投入了非常大的成本,導致木子面臨了相當大的現金流壓力。雖然與房東經過友好協商減免了一半的房租成本,但是為了不讓辛苦經營的生意還沒穩定運作起來就畫上句號,木子也只好在人員配置等經營成本上減少開支。

      “疫情期間,只能按最低標準給大家發工資。疫情之后,我們也只留下4成的員工,其他日常成本開銷直接砍掉一半?!蹦壳澳咀右呀涥P掉了2016年開出的第一家創始門店,只維持著第二家門店的正常經營,但這還不是最難的地方。

      據木子介紹,2020年至今的疫情反復,讓很多本地的酒吧老板們損失慘重,有的門店特別重新裝修了一番,準備以新面貌恢復營業,但最終還是在開業和休業之間反反復復?!?0%以上的門店都因為無法繼續經營下去被迫倒閉。我們也考慮過開拓線上渠道,做外賣。但是把成本和收益一核算,發現這并不是個好辦法?!?/p>

      不難理解,酒吧以及KTV等線下實體業態的用戶價值很大一部分依托于線下消費場景,如果脫離線下場景只是售賣酒水,很難在與零售業態的競爭中體現更高的吸引力和價值。為了擺脫疫情反復的影響,木子也嘗試過把門店開到風險更低的三四線城市,但這個解決方案已經被木子證偽。

      “因為實體娛樂不像餐飲業屬于剛需,酒吧里售賣的酒水通常會保持一個較高的利潤。但是三四線城市人群因為人口基數較小,酒吧無法獲取足夠的客流維持一線市場的收入水平,并且由于客群消費能力有限,想要維持高利潤基本不可能。所以同等規模、同店模式下,三四點城市門店的流水還不到一半,回本周期也變得更長?!?/p>

      據木子透露,目前他身邊的很多同行都在謀求轉型以適應新的行業環境?!拔覀円灿^察了很多同行,做了很多市場調研,最后得出的結論是在門店面積、店內裝修等方面投入重資產的玩法,很難在現在的市場環境下存活。我們已經在考慮化整為零,改回小店模式,甚至是參考新零售的形式,迎合‘消費降級’的市場趨勢,把酒飲的價格做下來?!?/p>

      值得一提的是,在個體酒吧經營者們思考如何突破艱難處境時,連鎖酒館們卻在堅持戰略布局。財報數據顯示,“小酒館第一股”海倫司僅在2021年,就將門店數量由2020年底的351家快速增加122.8%至854家,覆蓋全國154個城市。盡管受到疫情影響,海倫司同店銷售額仍保持增長。今年上半年,線下經營承壓嚴峻的情況下,海倫司關閉了69家酒館,但仍然新開133家酒館。這意味著,個體經營者們正在經歷的轉型期,或許也為連鎖品牌們提供了行業洗牌的機會。

      酒吧只有關店的結局?

      酒吧行業的個體經營者們遭遇的行業震蕩,也波及到了其他崗位的從業者。90后思思從2018年開始在北京從事酒吧銷售的工作,據她描述,“疫情對實體娛樂行業的影響,只需要去看看深夜的工體北路就能夠感受到了?!?/p>

      思思告訴驚蟄研究所,2019年她剛入行的時候,基本不需要為業績操心,每天訂臺的客人非常多,很多沒有提前預約的散客還會在店門口大排長龍,甚至有人就直接拿著酒瓶站在門口喝起來?!俺舜汗澓芏嗳嘶乩霞覍е氯肆髁夸J減、北京變成空城,平常不太會感覺到有客流明顯減少的情況。后來為了疫情防控,很多娛樂場所面臨歇業,才讓工體北路變得空曠起來?!?/p>

      疫情之前,由于客源穩定,思思的月收入能夠達到一萬五以上。但是隨著疫情導致客流量出現下滑,思思的收入也大打折扣?!白顟K的一個月只拿到了四千塊底薪,付完房租都快沒錢吃飯了。后來客流情況越來越差,有一次都到晚上9點半了,也沒幾個客人,在場的人還有一半是我們自己人?!?/p>

      為了維持收入水平,思思一開始也努力聯系熟客訂臺,但是因為防疫等級越來越高,她所在的門店開始處于長期歇業的狀態,思思只好另謀出路。

      “當時我聽說通州、燕郊管得沒有那么嚴,就去那邊干了一段時間。但是畢竟距離太遠,除了一些熟客給面子偶爾愿意去一次,平時的生意并不算好。后來慢慢地開始全面復工,我就又回到原來工作的地方,但是誰又能想到會碰上天堂超市的事情?!?/p>

      思思說,剛開始恢復經營的時候,很多酒吧和酒吧為了爭奪客流,根本不會嚴格遵守防疫要求,等到“天堂超市”事發也就晚了,整個三里屯的酒吧都關停了?!皬?月份到8月份,我中間有2個多月沒工作,期間只能偶爾幫偷偷還在營業的門店拉拉客人,或者是給以前的熟客聯系一下可以玩的地方。雖然8月底的時候,三里屯的酒吧街已經恢復經營,但是和之前的熱鬧場面相比,還是有很明顯的區別?!?/p>

      作為酒吧日常運營不可缺少的環節,酒水供應也是反映酒吧行業經營狀況的一個角度。今年42歲的老賀在某二線城市經營酒水供應生意,并且與許多本地酒吧、夜店、KTV保持著長期合作,偶爾也會跟酒吧老板們聊聊生意。據他介紹,疫情之前即便是本地的一些小酒吧,每天也會從他手上拿走上萬元的貨,而在本地比較有名氣且規模比較大的酒吧,一天消耗上十萬的貨也不成問題。

      “但是最近兩三年,訂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減少。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酒吧資金緊張開不下去了?!卑凑绽腺R的說法,集中在商業核心地段的酒吧,有很多因為無法支付房租遭遇資金鏈斷裂的問題,而開在偏遠地段的小店,雖然成本比較低,但是本來客流量也不高,相對大酒吧來說可能資金壓力會稍微小一點,但也只是能夠多撐一段時間??土髁肯禄膯栴}不解決,酒吧就只有關店的結局。

      “其實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是,每次有疫情的時候,酒吧都是按照娛樂場所性質被封停的,而餐飲門店還能夠正常營業。但實際上,很多酒吧也會提供餐食,其實跟餐飲門店也沒有太大區別,所以如果政策上能夠把酒吧按照餐飲門店來管理,或許能夠緩解一部分酒吧的生存問題?!?/p>

      在等待中老去,也在等待中更迭

      “突然想起來,上次去酒吧好像已經是一年前了?!苯衲?5歲的小毅在讀大學的時候就是資深酒吧愛好者。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我對學校周邊的酒吧比對學校的教室都熟?!比欢褪沁@樣一個喜歡熱鬧的年輕人,如今已經慢慢遠離酒吧?!耙膊皇钦f現在人變成熟了就不愛去酒吧,單純是因為現在酒吧的感覺不對了?!?/p>

      小毅說,自己大學的時候喜歡去酒吧是因為那里人多、熱鬧,這種氛圍下誰也不認識誰,會感覺到很放松。但是現在去酒吧,酒吧里的客人沒以前多,就連服務員都沒以前多,根本熱鬧不起來?!岸抑耙驗橐咔?,很多以前經常一起去酒吧的朋友都換了別的聚會方式,我們現在可能更經常出來一起組小酒局或者玩劇本殺?!?/p>

      與小毅的轉變有些相似,今年28歲的白領CiCi原本也是酒吧、夜店的???,但是在實體娛樂行業遭遇重創的這幾年,她也開始不再熱衷于去酒吧消費。

      據CiCi介紹,之前在國外留學的時候,自己幾乎每個禮拜都會去夜店?;貒?,因為工作的原因,大概一到兩個月才會去一次夜店,更多的時候會選擇和朋友每周去一到兩次小酒吧。

      CiCi告訴驚蟄研究所,她每次去酒吧的人均消費都在200元到300元左右,人均800元、1000元的老牌夜店因為實在太貴,自己一年偶爾只去個一兩次。如今回想起來,她才意識到,自己從疫情之后就已經離酒吧越來越遠了。

      “酒吧恢復了,但是我也老了,感覺青春都被浪費掉了。疫情前我才25歲,喜歡熱鬧、能熬夜,酒吧也always營業,所以想去就去?,F在28歲的我,年紀大了,已經不能再熬夜,喝喝小酒還可以,但是玩不動了。而且我發現自己已經習慣酒吧不開業了?!?/p>

      酒吧因疫情已然“錯過”了一代年輕消費者,但在酒飲消費方面并非“后繼無人”。過去三年,線上酒水消費增長具有年輕化的趨勢,CBNData發布的《2020年輕人群酒水消費洞察報告》中指出,“90后”與“95后”消費者在消費人數和人均消費水平方面,都呈現持續增長態勢。其中,“95后”人均消費增速提升最快。年輕消費者正逐漸成為酒水市場重要增長動力。

      此外,疫情對經濟環境造成打擊的同時,以95后為代表的z世代消費者生活壓力更小,仍有充裕的消費預算和需求,所以Z世代正是當前酒吧行業所要努力爭取的目標消費人群。同時,由于Z世代在飲酒觀念方面更加理性、追求舒適,具有較強的個人化消費理念和消費升級需求,過去一段時間,隨著迪廳、KTV等夜間經濟業態發展起來的早期酒吧形態,早已面臨更新迭代的轉型問題。因此,比起為失去“老顧客”而惋惜,酒吧從業者們或許更應該思考如何在新環境下,收獲新一代的年輕消費者。

      在線下實體娛樂行業的完整業態中,消費者是一切商業行為的根基,當實體娛樂行業被突如其來的疫情離出原本的軌道,消費者需求的改變則決定著行業發展的方向,而這個生態里的其他人也在努力找回屬于行業的春天。

      隨著行業和經濟環境的復蘇,思思已經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不知道老賀的建議有沒有被更多的人看到;按照酒吧老板木子的理解,或許酒吧真的會在“消費降級”的趨勢影響下,變得更加接地氣;而當曾經的“酒吧VIP”小毅和CiCi漸漸失去了對酒吧的興趣,未來的酒吧也會重新迎回新一代的年輕消費者。


      網站編輯: 郭靖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聯系我們 歡迎投稿
      • 投中網
      • CVS投中數據
      1. 創新經濟的
        智識、洞見和未來

      2. 投資人都在用的
        數據專家

      返回頂部
      爆乳操逼大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