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i4rrk"></button>
    1. <em id="i4rrk"></em>
      <rp id="i4rrk"><object id="i4rrk"><blockquote id="i4rrk"></blockquote></object></rp>
    2. <rp id="i4rrk"><object id="i4rrk"><input id="i4rrk"></input></object></rp>
      投中網
      搜索
      公眾號矩陣
      • 超越J曲線

      • 燃點新消費

      • 氫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識

      • PropTech研習社

      • 東四十條資本

      • 投中網

      登錄 | 注冊
      投中網  >  商業深度  >  正文

      中國豪車夢做到哪一步了

      巨潮WAVE   |   老魚兒
      2022-12-02 16:37:43

      自主品牌汽車從沒放棄過對打造豪車的追求,不斷突破著的國產汽車的價格上限。

      中國自主品牌汽車紛紛“壕”了起來。

      比亞迪旗下高端汽車品牌方案公布,并定名“仰望”,據悉旗下首款車型為硬派越野,售價在80萬至150萬元。

      此前不久,東風汽車參投的造車新勢力BeyonCa亮相,其第一款車型就要對標保時捷Taycan,定價在百萬元級。

      此外,廣汽埃安也推出全新的高端品牌Hyper昊鉑,并發布旗下首款車型Hyper SSR,預售價128.6萬至168.6萬元,定于明年交付。

      在Hyper昊鉑、BeyonCa與仰望之前,新勢力高合汽車已經推出了70萬級別的電動超跑。

      國產品牌汽車的高端化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前推進。而在此之前,自主品牌汽車一直就是價廉的代名詞。

      從人們心目中國產第一豪車品牌紅旗的反復折騰,到吉利七拼八湊搞出來的“勞斯萊斯”,再到蔚來一個門店房租就超過了幾個季度營業額的賭注和努力,自主品牌汽車從沒放棄過對打造豪車的追求,不斷突破著的國產汽車的價格上限。

      受困于燃油時代

      包括現在,紅旗始終在中國“豪車”市場卡有“身位”

      說起國產豪車,不能回避的一個名字就是紅旗。

      對于現在很多人來說,這或許只是一個普通的汽車品牌。但實際上紅旗汽車是中國“豪車”真正意義上的拓荒者。

      1958年,以法國西姆卡轎車為原型的中國第一款自主轎車東風牌CA71誕生,一個半月后,一汽正式提出制造高級轎車的計劃。到1964年9月,40輛合格的紅旗CA72轎車開到了北京,并最終獲得中央肯定,決定將紅旗轎車定為“國車”,成為了當時當之無愧的“豪車”。

      1998年前后,紅旗買下了林肯第三代城市進口豪車的生產線,打造出來了中國自主品牌的第一款“豪車”紅旗CA9760——尤其是在價格層面,其官方指導價68.88萬元。

      包括現在,紅旗始終在中國“豪車”市場卡著身位,旗下有一款轎車和兩款SUV豪華車型,最高售價都超過80萬元。

      其中,紅旗LS7更是主打百萬級豪車概念,指導價136萬起。在燃油車的領域里,幾乎成了百萬國產汽車的獨苗。紅旗LS7的車身尺寸甚至大于勞斯萊斯庫里南、林肯領航員這樣的全尺寸SUV。

      圖片

      部分紅旗車款售價區間

      只是,一直以來消費者對這個“國產獨苗”的豪華品牌始終不太買賬。

      紅旗H9作為豪華轎車,上市27個月以來,銷量僅為7萬余臺,還不及同級別寶馬五系和奔馳E2021年半年的銷量,甚至不如沃爾沃S90這樣相對小眾的車型。

      圖片

      另外兩個SUV的銷量也不盡如人意。

      紅旗E-HS9每個月不足500臺的銷量,很難能在“豪車圈”里揚眉吐氣。而百萬豪車紅旗LS7自今年8月份上市以來截至10月份,僅僅銷出30臺。雖然個頭比林肯領航員大,但三個月的銷量還不如領航員一個月的零頭。

      除了紅旗,擁有豪華車型的還有北京汽車。其對標奔馳大G、主打硬派越野而推出的BJ90指導價高達129萬元,也成了國產車中的獨特存在。不過,該車型在銷量上更加拉胯,動不動貢獻個位數甚至是零蛋的月銷量。

      圖片

      圖片

      受限于起步晚、跟隨性強、技術落后等原因,在燃油車時代,除了紅旗受益于深厚的歷史底蘊,自主品牌汽車不要說走向“豪華”,即便是售價能邁進30萬門檻的高端車型的,都屈指可數。

      押注新能源時代

      燃油車時代追趕歐美,新能源車時代彎道超車。

      這種窘迫到了新能源時代,開始有了大轉彎。

      在懂車帝,如果以“高于30萬+國產+汽油+轎車”為搜索條件,只有紅旗H9一款車型;

      但如果把條件稍微改動一下,把“汽油”改為“新能源”,搜索結果就包含了比亞迪、哪吒汽車、長城汽車、極狐汽車、蔚來等11款車型。

      如果以“高于30萬+國產+汽油+SUV”為搜索條件,只有長城汽車、紅旗汽車和北京汽車三家共五款車型。而搜索新能源汽車,則一共有26款車型在列。

      在進入新能源時代之后,中國汽車廠商仿佛進入了一個“無人區”,肆意站位,肆意定位。有人愿意做“十萬元以下小敞篷”,也有人要搶占“新能源豪車”新高地。比如較早進入到市場的蔚來和理想,旗下幾乎沒有低于30萬的車型。

      蔚來創始人李斌自信地認為,蔚來產品擁有更高的性價比。言外之意就是認為自己的定價已經足夠低了,所以即便是在特斯拉不斷降價的時候,李斌也堅持了不降價策略。

      抓準時機轉型新能源的傳統車企,也都紛紛推出高端車型,要撕掉身上“低檔貨”的標簽。

      曾經以長安奔奔為爆款的長安汽車推出電動車品牌阿維塔、深藍,其中聯手寧德時代和華為一起打造阿維塔售價最高幾近60萬元。

      曾經推出過比亞迪F0和F3的比亞迪,和燃油車已經完全“割席斷交”,不僅宣傳不再生產燃油車,而且在新能源車的定價上也“豪氣”了起來,旗下漢唐系列均有30萬以上的車型。

      比較讓人欣喜的是,在新能源汽車的膨脹式發展下,這些高端化的嘗試得到了積極的回應。

      2022年10月份,蔚來汽車單月銷量為10059臺,同比上漲174.3%。2022年1-10月份,蔚來汽車累計交付量為92493臺。

      2022年9月,理想汽車共交付新車11,531輛,同比增長62.5%。其中理想L9交付10123輛,是首個單月交付量過萬且售價在40萬以上的中國品牌車型。

      9月15日,據長安汽車投資者會議披露,阿維塔11自8月初發售以來,訂單累計有2萬輛,平均訂單價超過40萬元。

      表現最好的,當然還屬比亞迪。2022年1-9月,比亞迪漢家族銷量180573輛,同比增長125.61%。比亞迪唐家族銷量93486輛,同比增長209.38%。

      在高端車型上的良好反饋,也給了自主品牌向更加豪華車型進軍的信心。

      除了前文提到的Hyper昊鉑、BeyonCa與仰望之外,近兩年不少車企都有不同幅度的動作:

      上汽名爵于2021年7月宣布推出Cyber全新子品牌,首款車型為敞篷純電動跑車——名爵Cyberster,預計將于2023年發布;

      吉利汽車旗下路特斯品牌首款純電SUV——ELETRE也于今年10月上市,新車共計推出2款車型,售價82.8萬-102.8萬元;

      11月1日,極氪發布旗下首款純電MPV極氪009,售價高達58.8萬元,預計2023年1月正式交付。

      中國自主品牌的“豪車夢”,終于在新能源車身上輪廓漸成。

      豪車的彎道好超嗎?

      這個進程才剛剛開始,變數實在太多。

      但這樣的超車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乘聯會公布的高端市場數據中,今年1-10月高端轎車零售銷量前五被寶馬、奔馳、奧迪占領,高端SUV零售銷量前五被特斯拉、寶馬、奔馳、奧迪以及理想ONE占領。

      由此可見,寶馬、奔馳、奧迪依然是國內高端市場的主力軍??v觀人類汽車行業的發展歷程,這并不足為奇。

      BBA都有著上百年的汽車工業歷史。世界上第一輛汽車就是奔馳汽車創始人之一的卡爾·本茨發明的。中國最早的汽車也是從歐洲運來的。在漫長的汽車工業發展史中,歐美汽車的豪車教育早就深入人心。

      電影中,有錢人惡狠狠地說,碰壞了我的賓利,你賠得起嗎?一下子就渲染了為富不仁的嘴臉??扇绻绣X人扭曲著臉說,你碰壞我的比亞迪你賠得起嗎!大家可能會笑場。

      豪車品牌的成長需要出色的產品和出色的公司支撐,也需要一個漫長的消費者教育過程。對于新能源豪車來說,這是一片空地,但并不代表誰都可以隨便占領。

      對于比亞迪、吉利、名爵之類的公司而言,問題在于沒有中間產品的過渡,直接從十幾萬級別到百萬級別產品的“大躍進”,這遠比特斯拉從百萬級別向二三十萬級別的下探更為冒險。

      還有很多品牌,從零開始,直接介入百萬級豪車,其中的容錯率也非常之低。

      在高合汽車的官方微信公眾號,上次提及銷量還是6月份:高合HiPhi X以535輛終端市場上險數的佳績,再度榮獲50萬以上豪華電動車市場銷量冠軍。

      之后就再無提及銷量,大約是產生了較大的下滑。

      廠商們大多都在用低端車賺的錢,來養活不賺錢的“豪車”,或“高端子品牌”。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廣汽集團。根據其發布的審計報告顯示,2019年、2020年、2021年以及2022年1-5月份,廣汽埃安分別虧損6.21億元、6.88億元、13.98億元和10.24億元,平均每賣掉一輛車就分別要承擔虧損1.48萬、1.15萬、1.16萬和1.34萬。

      至今,不論是在燃油車還是新能源車,我們雖然信心滿滿的要彎道超車,不過一抬頭,還看不到BBA們的車尾燈。

      有人曾說,蘭博尼基以前是做拖拉機的。寶馬原來是做發動機的。中國品牌做百萬級的豪車品牌,可能有一些短期的難度,只要把時間線放長,也沒有什么特別難的事情。

      這個話聽起來沒錯。對于剛剛靠新能源發展起來的自主品牌來說,從長遠來看最終會有人圓夢豪車——不論是王傳福還是李斌、李書福,但這個進程才剛剛開始,變數實在太多。


      網站編輯: 郭靖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聯系我們 歡迎投稿
      • 投中網
      • CVS投中數據
      1. 創新經濟的
        智識、洞見和未來

      2. 投資人都在用的
        數據專家

      返回頂部
      爆乳操逼大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