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i4rrk"></button>
    1. <em id="i4rrk"></em>
      <rp id="i4rrk"><object id="i4rrk"><blockquote id="i4rrk"></blockquote></object></rp>
    2. <rp id="i4rrk"><object id="i4rrk"><input id="i4rrk"></input></object></rp>
      投中網
      搜索
      公眾號矩陣
      • 超越J曲線

      • 燃點新消費

      • 氫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識

      • PropTech研習社

      • 東四十條資本

      • 投中網

      登錄 | 注冊
      投中網  >  汽車出行  >  正文

      FF權力斗爭中的賈躍亭:新錢、野心家和窮途末路

      連線出行   |   王慧瑩
      2022-11-21 13:59:43

      夢想終究沒有照進現實,賈躍亭也快要“窮途末路”。

      賈躍亭又幫法拉第未來融到錢了。

      11月14日,法拉第未來(以下簡稱:FF)宣布與投資管理服務公司Yorkville Advisors Global, LP的一家關聯公司達成新的備用股本信貸額度協議。

      據悉,上述投資者的初始承諾是投資2億美元,但是可根據法拉第未來的選擇增加到3.5億美元。法拉第未來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此次協議將顯著提高法拉第未來的財務靈活性,并繼續推進FF 91的量產。

      毋庸置疑,新的融資仍舊是為了FF量產交付做準備,只是市場留給賈躍亭和FF的時間越來越少。

      賈躍亭身上不缺關注。樂視大廈崩塌之后,賈躍亭便將FF視為他翻身的機會,更是救命稻草。

      從2014年成立,定位下一個“特斯拉”,到備受關注,借殼上市,賈躍亭的“餅”越畫越大,FF卻始終難產。

      FF內部人員的動蕩也是其汽車業務不順的重要因素,賈躍亭也一直是權力斗爭的主角。

      今年4月份,賈躍亭被FF公司董事會解除了執行官職務,其賈躍亭的外甥王佳偉也從FF離職,沒過多久,賈躍亭又帶著新融資“殺”了回來,并直言,“撥亂反正、重回正軌,這是FF又一個重大拐點?!?/p>

      令外界好奇的是,不管賈躍亭造車成績如何,總有人為他的夢想買單。孫宏斌、許家印都曾是賈躍亭的“白衣騎士”。

      只是,現在的融資對于耗資巨大的造車行業來說更像是杯水車薪。距離FF原定交付的日子過去了五年,這五年里,新能源汽車市場經歷了巨大的變化。特斯拉市值破萬億,“蔚小理”也相繼上市,并跑出眾多新品牌。

      夢想終究沒有照進現實,賈躍亭也快要“窮途末路”。

      融資手,野心家

      幾乎所有與其打過交道的人都會驚訝賈躍亭的隨和,他臉上似乎會一直掛著微笑。他不太會拒絕人,哪怕是被路人攔下合影。

      或許正是這樣個性隨和、善于交際的賈躍亭讓他一直有貴人相助,即使FF電動汽車到現在還沒能跑到大街上。

      近日,又有資本為賈躍亭的“造車夢”買單了。

      據FF宣布,其與投資管理服務公司Yorkville Advisors Global,LP的一家關聯公司達成新的備用股本信貸額度協議,如果協議最終落定,此次FF最高可獲得3.5億美元的融資。

      按著FF的構想,這筆資金仍是推進FF 91量產的關鍵??梢哉f,新一輪的融資再次為賈躍亭的夢想續了命。

      這不是賈躍亭第一次“續命”,或許也不會是最后一次。此前兩位地產大亨出手相救的故事仍歷歷在目。

      2017年,樂視汽車危難之際,賈躍亭找到了融創董事長孫宏斌來做“接盤俠”。僅僅用了36天,賈躍亭就獲得160億元投資。2018年,恒大掌門人許家印注資67.46億港元,成為FF的新股東,后來又與FF成立合資公司。

      只可惜,兩次雪中送炭的故事都沒有好結局。前者讓孫宏斌在融創中國業績發布會上不忍落淚,直言那是個失敗的投資;后者更是讓許家印和賈躍亭對簿公堂,許家印轉身自己造車。

      在商界,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賈躍亭似乎比任何人都明白這個道理。

      2019年,就在FF再次陷入資金困境時,第九城市老板朱駿成為新的“救世主”。九城與法拉第未來聯合宣布,雙方將共建合資公司,在滿足一定條件的情況下,九城將分三期向合資公司注資最高達6億美元。

      后來,珠海國資委、吉利汽車都曾參與其中,為賈躍亭的夢想助力。

      就在今年9月26日,FF獲得來自Daguan International和ATW Partners投資機構高達1億美元融資,這筆融資直接幫助賈躍亭重新奪回FF控制權。

      “賈躍亭黑瘦,個子不高,見到生人會靦腆,酒量很小,不善交際,但是抓關鍵人的能力極強?!币晃慌c其相熟的人士曾這樣評價。

      或許正是這樣的能力,讓賈躍亭打動了孫宏斌、許家印等商界關鍵人物。

      在過往的很多報道中,賈躍亭是個集偏執與野心、寬容與不拘小節、狂妄與樂觀于一體的商人。就比如,孫宏斌曾直言,是賈躍亭身上的野心吸引了他當初的投資。

      2014年,賈躍亭曾提出想做樂視汽車,彼時他的決定遭到了99%核心高層的反對,但這完全沒阻礙樂視汽車的進展。同年,賈躍亭在美國加州創立了法拉第未來,賭他可以在新能源汽車比賽中成為下一個特斯拉,甚至戰勝特斯拉。

      那時候,幾乎所有的樂視高層都認為賈躍亭“表面很溫和,但是內心非常堅定,他認定的就不會放過,甚至是有些固執。即便是眼前能夠說服他,但之后他還是會按照自己的想法?!?/p>

      這種執著,也可以說是一種賭徒心態,讓他一路拉著投資人,一起為他的夢想押注。

      權力,時間

      和互聯網圈的很多大佬不一樣,賈躍亭出身于山西省呂梁市的山腳下。后來的日子,他也并非擁有耀眼的學歷光環。愛折騰、貪玩的賈躍亭只讀到了大專,攻讀會計專業主修稅務。

      從西貝爾電子,到樂視,再到FF,不甘平庸的內心為他創業之路埋下種子,而會計專業更為他的融資能力鋪了路。

      必須要承認的是,在樂視網崩塌之前,賈躍亭也是個親力親為、事無巨細的創始人。無論是產品研發還是融資進展,賈躍亭都能準確回答,很少會給出模棱兩可的答案。

      這樣的管理風格也透露出賈躍亭的掌控欲。尤其是,只身前往美國逃債后,賈躍亭總是陷入FF的管理層“內斗”中。

      在過去的幾年里,賈躍亭試圖強調他和FF的所屬關系。

      在一些會議上,當FF CEO畢??底跁h桌的最前面時,賈躍亭會拉把椅子坐在他旁邊。一位知情人士說,賈躍亭的寓意很明確。在好的時候,或者在是壞的時候,FF總是賈躍亭的公司。

      “撥亂反正、重回正軌,這是FF又一個重大拐點。衷心感謝攜手拯救了FF的所有投資人、合伙人、公司高管和員工們?!?/p>

      這是賈躍亭時隔四個多月后再次更新的微博動態。故事的背景是,賈躍亭重新奪回了FF的控制權。

      這背后,是FF內部長達一年的權力爭奪戰。

      去年10月,J Capital Research發布了對FF的做空報告。FF隨即成立了“獨立董事特別委員會”進行內部調查,直指賈躍亭通過多種方式控股FF的事實。

      最終的調查結果是,Susan Swenson等人成功掌權,FF CEO畢??岛虲PUO賈躍亭將向其匯報,而賈躍亭及其身邊高管的權力被削弱。

      一個小插曲是,為了聚焦精力還債,2019年9月賈躍亭辭去FF CEO一職。2020年7月,賈躍亭在其個人微博中發布了一份名為《打工創業、重啟人生、帶著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諾》的博文,表明其個人破產重組案最終完成,他無需承擔29.6億美元的債務。

      實際上,從去年FF借殼上市后,賈躍亭在FF的地位就備受威脅。彼時,與FF合并交易上市的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公司中的一些人,也進入了FF管理層和董事會,新老派系之間的斗爭由此開始。

      今年9月,這場權力的斗爭達到了高潮。一個星期三的晚上,FF執行董事長蘇珊·斯文森收到一封電子郵件——那是一張充滿“死亡威脅”的恐懼圖片。

      目前尚不清楚死亡威脅郵件由誰發出,FF已將相關證據轉交給美國聯邦調查局(FBI)。FF一些內部高管認為,這些舉動受到最近公司最大股東發起的董事會之爭的鼓動。大股東中,包括一個由創始人賈躍亭部分管理的一個團體。

      或許因為在當時,賈躍亭憑借來自Daguan和美國ATW Partners投資機構的1億美元融資,重新“殺”了回來。

      新的融資到位后,FF合伙人公司成功重組公司董事會,賈躍亭重新奪回了公司的控制權。

      現實問題是,人的精力終究是有限的,在賈躍亭為了奪回權力時,FF不僅未按時提交年報,還被納斯達克發出退市警告。更重要的是,這場看似精彩內斗背后,是FF 91量產交付時間的遙遙無期。

      歷經8年,除了FF還姓賈之外,賈躍亭的電動汽車夢依然原地踏步,他失去的時間太多了。

      夢想,現實

      “有朋友勸過我放棄FF,把股權賣掉,然后用破產清算的方式‘躲’在美國一了百了,但他還是不夠了解我,放棄和逃避從來也永遠不是我人生的選項?!?/p>

      賈躍亭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討論過FF。在樂視網暴雷之后,逃亡美國還債的賈躍亭,想借著FF背水一戰。只是這場戰役比樂視還要曲折。

      2017年1月,在美國拉斯維加斯CES展上,FF首款量產電動車FF 91亮相。在當時,這輛車的車型性能和續航里程都比特斯拉Model X更勝一籌,以致FF 91備受業內關注。

      光環之下,賈躍亭自信地對外宣布,普通消費者已可以在官網上預定該車型,預計將會在2018年實現發售和交付。眼看著交付的日子越來越臨近,賈躍亭食言了。

      眾所周知,對于任何一家車企而言,實現量產是證明自身實力的第一道門檻。而就目前來看,FF仍未邁過這道門檻。從2017年FF 91亮相至今,過去了五年,賈躍亭帶著FF融資幾次,FF 91量產交付的時間就延期了幾次。

      對于延期的原因,根本在于缺錢,這一點外界都心知肚明。

      今年9月,FF在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文件中稱,旗下首款車型 FF 91電動汽車將延期交付。截至2022年9月21日,公司在美國的現金頭寸(頭寸可指投資者擁有或借用的資金數量)為3350萬美元,其中受限現金為210萬美元。

      FF預計,從 2022年9月1日至12月31日,公司將消耗2.93億美元的運營現金,而2022年全年將消耗約7.08億美元。這意味著,即便是此次FF拿到了3.5億美元,在支付相應運營現金后,這筆錢無異于是杯水車薪。

      造車本身就是個燒錢的生意,賈躍亭過往拿到8億美元也沒幫助FF實現量產,便證明了這一點。

      壞消息不止于此。按照J Capital Research的報告,FF現有的技術水平并不足以支持FF 91的量產,而且由于FF此前拖欠供應商貨款,導致供應商退出合作,即便是可以供貨,也要支付全款,這對于缺錢的FF來說,這仍是不小的難題。

      事實上,在賈躍亭不斷折騰的過程中,FF也錯過了量產的最佳時機。

      2022年6月,據CNBC援引分析公司AlixPartners的一份報告稱,在過去的兩年中,美國生產電動汽車的材料成本增加了一倍多。其中,原材料鈷、鎳和鋰的價格漲幅最大,而這些材料正是生產電動汽車動力電池的核心材料。

      2022年一季度,美國單位勞動力成本飆升11.6%,使過去四個季度的增幅達到7.2%,是自1982年第三季度以來的最大增幅。

      更重要的是,新能源汽車的競爭已經進入下半場,行業進行了一輪輪的洗牌,留下來的玩家需要更高門檻的比拼。無論是特斯拉,還是蔚小理,甚至是其他造車新勢力,都已經進入不同程度的量產和商業化階段。

      就算是FF 91真的上市了,有沒有競爭力還很難說。

      從價格上看,FF 91的定價并不低,其中國和美國的售價分別為200萬人民幣和20萬美元。這樣的定價高于國內大多數新能源汽車,即使量產或許也未必有銷量。

      更何況,FF 91各方面的表現并不值這個定價。比如,在新能源車最關鍵的自動駕駛方面,由于未能量產,FF 91收集的真實測試數據有限,很難給市場滿意的答案。

      如今,拿回掌控權的賈躍亭,不得不加速了。不過,選擇做更難的事,是賈躍亭一直以來的特質。

      2005年,是賈躍亭到北京的第三年,他帶員工到郊區團建,他們在池塘上玩鐵索橋,這些橋需要跳躍中間的三角鐵才能通過。賈躍亭選了其中最難的一座橋,其他人都勸他別玩,但他執意要跳,結果剛跳了兩三個,就掉進河塘,鞋子沒進淤泥,兩手都是血,不過嘗試了五六次之后,他最終跳過去了。

      易到聯合創始人楊蕓曾評價賈躍亭,“他堅信他所堅信的,堅信沒問題,堅信不出事,堅信能扛過,堅信這場賭局能贏?!?/p>

      但如今,隨著FF的聲譽下滑,賈躍亭能融到的錢越來越少。盡管境況越來越糟糕,窮途末路的賈躍亭也只能奮力一搏,畢竟他下的賭注太大,這次不能再輸了。


      網站編輯: 郭靖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聯系我們 歡迎投稿
      • 投中網
      • CVS投中數據
      1. 創新經濟的
        智識、洞見和未來

      2. 投資人都在用的
        數據專家

      返回頂部
      爆乳操逼大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