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i4rrk"></button>
    1. <em id="i4rrk"></em>
      <rp id="i4rrk"><object id="i4rrk"><blockquote id="i4rrk"></blockquote></object></rp>
    2. <rp id="i4rrk"><object id="i4rrk"><input id="i4rrk"></input></object></rp>
      投中網
      搜索
      公眾號矩陣
      • 超越J曲線

      • 燃點新消費

      • 氫元子

      • 象三一

      • CV智識

      • PropTech研習社

      • 東四十條資本

      • 投中網

      登錄 | 注冊
      投中網  >  業界動態  >  正文

      對話FT中文網|華創資本熊偉銘:當下一級市場投資要更有戰略思維

      華創資本   |   華創資本
      2022-10-28 16:23:13

      與FT中文網總編輯王豐圍繞“當前環境下,一級市場投資策略與風口”進行了一場對話。

      近日,華創資本合伙人熊偉銘受邀參與FT中文網《高端視點》欄目,與FT中文網總編輯王豐圍繞“當前環境下,一級市場投資策略與風口”進行了一場對話。

      以下為對談實錄,經編輯整理:

      NOTE | 對話FT中文網總編輯王豐

      ※元宇宙行業還在等待“iphone時刻”

      ※Nreal的創新:計算和硬件相結合,發掘混合現實的最大潛力

      ※中國科技企業赴歐洲上市熱是戰略布局

      ※后疫情時代的投資機會:游戲相關行業、高端制造、工作協同、服務人口向二級產業逆流轉移

      王豐:最近這一兩年,無論是國際還是國內的宏觀形勢,都面臨各種各樣的風險,形勢與前幾年相比,有了非常明顯的變化,但國內仍舊有很多投資領域的賽道很火熱,請先介紹下整個VC行業現在的整體情況、您所主要關注賽道現在的發展情況。

      熊偉銘:今年不只是VC,整個資本市場都處在比較寒冷的狀態,我們每個人都感受到了冬天,而且這個冬天持續得還有點長。大概從2021年7月左右開始進入秋天,隨著俄烏戰爭、全球通脹,整個資本市場處于下行的調整期。今年二級市場是一個非常差的年份,二級市場做得不好,自然也會影響到一級市場。中美是全球最大的兩個市場,這兩個市場今年都不是很活躍,中國募資端也受到了一些影響,無論是資金端還是資產端,今年都受到了比較大的挑戰。

      當然主題上,依然有很多的創新,例如新能源、儲能。但其實這已經是制造業的第N波了,很多標的已經不是VC的工作。作為VC,我們始終認為,自己的工作是發現新行業,例如元宇宙、五六年前的人工智能,這些過去沒有存在過的產業,是我們的主攻方向。

      從現實的角度看,科技的進步還需要時間,無論 HoloLens 還是 Magic Leap,這些設備還很沉,也有發熱等各方面的問題。從體驗上講,我們現在還沒到達“iPhone時刻”,很多行業需要一個“iPhone時刻”,我們叫做PMF,即 Product Market Fit 的一個時機,但產品打磨所需要的周期還是很長的。

      元宇宙,最早從 Second Life 創立算起,到現在有十七八年的時間了,大家一直想探索虛擬世界能不能做得和真實世界有更強的互動、更深的耦聯,接近于現實世界的體驗。應該說,游戲是科技行業最先鋒或者計算科技行業最先鋒的領域之一。當下,創新還是層出不窮的,包括生命科學、新的計算技術和生命科學的結合,很多跨界的創新在持續發生,比如合成生物學等,依舊是很火的領域。

      王豐:中美兩個最大的市場,技術脫鉤逐漸轉向金融脫鉤的現狀,您如何看待?

      熊偉銘:整個商業界都非常關心。我們還是應該尋找最大公約數,求同存異。在有些領域里面,我們科技是領先的,比如通訊技術、5G、互聯網技術、AI等;但很多其他領域美國比我們強,比如 Robotics 的研究、波士頓動力這樣的公司,我們也沒有。很多領域中美是非?;パa的狀態,帶動各方來推動全球的科技進步。希望疫情影響減弱之后,全世界恢復更多的溝通,通過 E-MAIL 無法解決的事情,可能當面都可以解決。

      王豐:比較現實的角度看,短期之內機會可能在什么地方?

      熊偉銘:大家寄希望比較大的機會,當然是科創板。2019年7月以來,科創板一直在吸收不錯的公司上市,雖然經歷了估值調整,但能夠上科創板對于很多創新企業,也是很重要的時刻。同時,科創板也有比較好的流動性和退出的機會,我們覺得科創板會是一個未來持續存在的機會。尤其對于人民幣投資而言,是非常重要的退出渠道。

      第二個,就是大家在討論的,去香港上市。最近的好消息是,港交所計劃新增18C的章程方案,大幅降低硬科技公司(Hard-Tech)在港上市的營收門檻,比如可以是 pre-revenue、pre-profit。雖然降低營收標準的上市門檻,但仍然可以有比較好的估值。這非常符合我們所投資的科技領域的創業公司特征。今天的香港市場,已經逐步變成了可以接納科技股的市場,我們抱以比較大的期待。

      王豐:最近幾年,歐洲成了不少中國企業比較熱衷的地區,比如瑞士、英國股市都陸續有中國企業上市,您如何看?

      熊偉銘:幾年前大家的選擇是美國 Prime Listing,香港 secondary?,F在反過來,首選更多考慮的還是科創或者香港,因為接近中國市場,投資人也能理解。作為備選,歐洲的重要性肯定上升了,包括 SIX Swiss,以及新加坡、法蘭克福、英國等,都是作為 Secondary Listing 可以考慮的地點,歐洲資本的expouse 更多是戰略性的布局。

      王豐:回到元宇宙相關的話題,我們看到,華創早期投資的企業 Nreal 前一段時間推出了幾款新的可穿戴產品,從產品的體驗看,已經是國際主流的 VR/AR水平,甚至還有一些獨特的創新之處。就中國企業在這方面的創新來看,您覺得未來能期待的亮點是什么?

      熊偉銘:AR不僅僅是計算,是計算和硬件相結合的領域。硬件層面有很多的挑戰,例如光學需要非常前沿的研究來支撐。這個領域中國和美國幾乎處在相同的起跑線上,美國的大廠并不一定擁有碾壓中國任何公司的實力。我們敢于嘗試投資 AR Device 的早期公司,主要是覺得在這個行業里還有很多創新的空間。在 AR 眼鏡里,Nreal 的穿戴舒適度已經非常棒了,不過還需要連接到手機上。長遠來看,大家期待的是能夠完全替代手機的、操作起來更自然更方便的設備。過程中要解決的,是把線去掉、電池、發熱的問題等。類似EV,工程上的問題需要一步步地解決,技術上需要長時間的積累才能到真正的拐點。工程化的問題肯定可以解決,但解決的過程需要 working hour 的累積,所以目前階段更多還是解決設備問題。

      在 AR 領域,首先是要解決的設備問題。Nreal 可能開了頭,其他的廠商肯定會參考或者借鑒 Nreal 采用的設計,整個行業水平會提升。硬件的水平往上漲,應用的水平就會迭代,然后再逐步跟第三方開發者一起協作做生態的建設。第二個亮點,是工作的協同,比如視頻電話、娛樂內容等其它設備也能做,需要瞄準各方面來提升整個領域的成熟度。第三個亮點是娛樂,特別是游戲。游戲行業不僅僅是娛樂,是科技導入現實非常重要的媒介。很多新技術在投入大眾之前,會首先應用在游戲里面,所以游戲是很值得期待的創新領域。

      王豐 :全球最大的幾家游戲廠商,中國有好幾家,包括騰訊、網易,這些大廠未來一段時間在跟游戲相關的元宇宙技術開發方面,您覺得他們跟小型的創業企業會是一種什么樣的關系?

      熊偉銘:像 Nreal 這些公司,其實都還挺小的,在巨人的眼里就是個小螞蟻。從投資的角度,肯定有很多的機會,像阿里已經是 Nreal 的投資人。大家之間有很多戰略上的考慮,有合作的空間,大廠也要尋找新的增長空間。

      Nreal 產品最近是在中國上市,但它的產品最早是在韓國的上市的,LG 給了特別大的支持,后來是在日本、英國、德國陸續上市,這也是游戲行業的特點。很多游戲都是先國外火了,騰訊收購的很多游戲都是國外的 Studio 或者國外市場很火的游戲。所以很多新東西不一定非要第一站就在國內,類比很多新設備導入的過程,先有一批 KOL 能夠理解設備的價值,開發者社群不斷地發展,再陸續引入國內,也是一種路徑。

      王豐:跟游戲相關的元宇宙相關的一些行業,無論是資本、人才,仍舊有交流的渠道?

      熊偉銘:有趣的是,現在山東可能變成了一個 Web 3創業公司工程師的集中地,很多公司都在做海外的業務。所以現在的市場,更要關注新技術的產生。而且現在知識、資本等都是很同步的,不管地理坐標在哪里,只要有技術、能交付,面向的是有競爭力的市場,都會有發展的空間。從長期來看,我依舊非??春没ヂ摼W下一代的發展,中國的創新企業也一定會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王豐:剛才您也提到,因為疫情的影響,阻礙了全世界跟科創相關的資本流動和技術流動。但現在香港的開放,讓內地的大市場看到了未來可能逐漸開放的一個途徑。您覺得在可見的未來,可能出現什么新的、有意思的風口值得國內外投資人關注?

      熊偉銘:在一級市場,需要有戰略思維。相比于過于完全聚焦到產品或者工程,今后一方面需要投入全球化,另外要考慮如果國際局勢發生比較大的變化時,如何發展。

      目前,已經形成的共識就是要發展高端制造業,這已經是個顯學。2008年,我們在看風能、清潔能源技術,現在風口又回來了,只不過上了一個臺階。國產替代在很多領域會有機會,例如 ABB 等傳統機器人公司,在國內都有了替代的選擇,再加上軟件、AI 等技術,機械的性能和應用的領域又拓展了很多。

      另外,服務產業的人口向第二產業轉移,這是一個逆流。之前老說工廠招不到人,現在可能仍然招不到人,但是會以新的方式變革,比如工人需要操作無人機、機器人等。第三產業在疫情影響減輕后,會有很迅猛的恢復。從這個角度看,二、三產業可能會遇到人才爭奪,過程中,輔助行業如人力資源 SaaS、HR Tech 可能會重新變得重要起來。

      而隨著反壟斷、數據安全等很多重大規則的改變和落地,軟件行業可能會有一些配合著實體行業和制造業的發展機會。比如,遠程的溝通和工作方式、遠程協同持續所需要的軟件,適應新一代用戶的全球化審美的應用等,都是值得關注的投資主題。

      王豐:非常感謝熊總的分享。


      網站編輯: 郭靖

      0

      第一時間獲取股權投資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投中網,或用手機掃描左側二維碼,即可獲得投中網每日精華內容推送。

      發表評論

       / 200

      全部評論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 沒有更多評論了 ——
      聯系我們 歡迎投稿
      • 投中網
      • CVS投中數據
      1. 創新經濟的
        智識、洞見和未來

      2. 投資人都在用的
        數據專家

      返回頂部
      爆乳操逼大黄视频